• <tr id='oXOOaZ'><strong id='oXOOaZ'></strong><small id='oXOOaZ'></small><button id='oXOOaZ'></button><li id='oXOOaZ'><noscript id='oXOOaZ'><big id='oXOOaZ'></big><dt id='oXOOaZ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oXOOaZ'><option id='oXOOaZ'><table id='oXOOaZ'><blockquote id='oXOOaZ'><tbody id='oXOOaZ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ption></ol><u id='oXOOaZ'></u><kbd id='oXOOaZ'><kbd id='oXOOaZ'></kbd></kbd>

    <code id='oXOOaZ'><strong id='oXOOaZ'></strong></code>

    <fieldset id='oXOOaZ'></fieldset>
          <span id='oXOOaZ'></span>

              <ins id='oXOOaZ'></ins>
              <acronym id='oXOOaZ'><em id='oXOOaZ'></em><td id='oXOOaZ'><div id='oXOOaZ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oXOOaZ'><big id='oXOOaZ'><big id='oXOOaZ'></big><legend id='oXOOaZ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
              <i id='oXOOaZ'><div id='oXOOaZ'><ins id='oXOOaZ'></ins></div></i>
              <i id='oXOOaZ'></i>
            1. <dl id='oXOOaZ'></dl>
              1. <blockquote id='oXOOaZ'><q id='oXOOaZ'><noscript id='oXOOaZ'></noscript><dt id='oXOOaZ'></dt></q></blockquote><noframes id='oXOOaZ'><i id='oXOOaZ'></i>
                協助轉移35名密切接觸者
                發布時間: 2020-02-27 10:15 【字體:

                  【人物名片】

                  阮德記,現任快三三期必中區梧村街道辦事處衛計辦主任。作為基層一線的衛生工作者,他一個月來夜以繼日、馬不停蹄奮戰在第一線,帶領社區工作者深入轄內酒店、居民樓展開地毯式摸排。只要接到有密切接觸者的情況報告,就第一時間趕赴現場,協調組織開展隔離觀察。

                  【人物聲音】

                  在協助轉移密接者時,一邊難免有心理壓力,一邊要想著如何緩解密接者情緒,讓他們配合防控隔離工作。與密接者交談還要表情坦然,現場交接給區疾控人員,送他們上車。這其中有很多潛在危險,但那時小區門口還有其他居民,我必須立即做出判斷。和很多防控一線工作者一樣,我也會害怕。但既然選擇了這份工作,就應當為社區的安全穩定負責。作為衛計辦主任,就應該沖鋒在前做表率。

                阮德記現階段日常工作是實時更新疫情數據。   (廈門日報社全媒體記者 楊啟翔 攝)

                  廈門日報社全媒體記者 翁華鴻

                  1月26日是正月初二,當晚11時許,快三三期必中區梧村街道辦事處衛計辦主任阮德記獲悉,轄區有居民是新冠肺炎病例密切接觸者(以下簡稱“密接者”),需協助將其送到定點酒店隔離觀察。這是梧村街道發現的第一例密接者,此後近一個月,阮德記每天的工作就是與密接者“面對面”接觸。

                  一接到報告就要沖到現場

                  梧村街道處於市中心,人口密集,流動人口多。在社區疫情防控一線,協助疾控部門轉移人員是危險性很高的工作。街道衛計辦在工作分工時,大家提議協助轉移病例采用輪崗制。但阮德記力排眾議,主動提出以自己為主,配合疾控部門轉移人員。理由是他工作經驗比較豐富,又是主任,協助轉移人員就應該他去。

                  手機一響從不超過三聲就接通,除夕至今沒有好好吃頓飯,數不清多少天沒好好睡覺……疫情發生後,阮德記一直沖在最前線。他既是指揮者,又是執行者,更是疾控部門上門摸排的“領路人”。從大年初二接到第一起密接者的報告起,阮德記已配合疾控部門轉移了35名密接者。在疫情防控早期,幾乎每天都要與三四名密接者“面對面”。

                  “報告,轄內出現密接者”。一接到街道聯絡員的報告,阮德記有時才吃上兩口飯就戴上口罩沖到辦公現場。阮德記先通過電話溝通密接者,告知對方區疾控中心會在小區門口接送上車。當然,為了更方便接送,車輛也是由阮德記帶著進出小區。

                  在單位和家裏都“自我隔離”

                  處理完密接者接送手續後,阮德記婉拒同事想用電動車載他回街道,每次都是從小區走到街道辦公大樓。十幾分鐘的步行,讓他覺得那條路特別漫長,整條街道也格外冷清。走到單位後,擔心電梯是密閉空間,容易留下隱患,他一口氣爬到9樓。他還在微信群裏提醒所有同事離他遠一點,並且把自己“發配”到最角落的辦公室獨自辦公。

                  因為頻繁接觸密接者,擔心出現交叉感染。除了不敢與同事近距離接觸,阮德記也不敢輕易接觸家人。“不在家吃飯,單獨睡、單獨用一個衛生間。在家也都戴著口罩,幾乎不跟老婆、孩子打照面……”談起與家人的“隔離”,阮德記心中莫名酸楚。兒子今年就要參加高考了,因為受疫情影響,學校開學時間延遲,孩子的心理壓力肯定很大,但阮德記一直忙於工作,沒法抽出時間好好安慰並鼓勵兒子。

                  “面對少部分不配合的密接者,我們都要費盡心思動之以情,曉之以理,講政策,擺道理,直至密接者安全轉送至定點酒店。可是忙到連一點點時間都抽不出來給家人,內心肯定充滿內疚。不過,我相信我兒子肯定能克服眼前的困難。眼下,最重要的還是把工作做好。等戰疫勝利了,我一定好好彌補他們。”阮德記撓撓頭說完這句話後,露出了標誌性的憨厚笑容。

                掃碼觀看視頻

                打印】 【關閉
                分享到: